首页
>> 新闻中心 >> 法官文苑
泪眼,笑容
作者单位:东台市人民法院 作者:杨小英 发布日期:2018-12-24 字号:[ ]

         书记员培训,保安换岗,又剩下我一个人在大厅值班。

正忙着手头急需完成的工作,门口忽然传来手柄按动的声响。我抬头一看,俨然是一张熟悉的面孔。

来人叫李某,是一起执行案件的申请人。让我惊诧的是,以往总是愁苦哭泣的李某今天居然笑容满面。

几年前,李某的丈夫不幸在一起两车避让的交通事故中死亡,除判决保险公司的赔偿数额外,法院还判决肇事司机张某应赔偿李某及家人损失20余万元。

保险公司依照生效判决足额赔偿了,但张某除事故发生后垫付的数千元外再未赔偿分文。李某申请强制执行,但经法院穷尽财产调查措施,张某确无财产可供执行,最终只能终结本次执行程序。

从此,李某就成了信访室的老熟人。她几乎每周必到,来就絮叨两句话:要么拿钱,要么抓人。

执行案件终本后,执行法官又数次找到被执行人张某,也对其司法拘留过几次,可张某坚称没钱,调查也确无财产,拘留期满后只能放人。

李某其实是个通情达理的人,她并不埋怨执行法官。但对此结果,李某也颇感无奈。

因为家住得比较近,李某常来法院,有事没事就与我攀谈。李某告诉我,她与丈夫同是某事业单位退休人员,丈夫曾经多年担任单位领导职务,收入都不低。退休后,两人含饴弄孙,没事就一起到街上逛逛,日子过得很是惬意。谁知天降横祸,丈夫才退休几年就遭此不幸。李某伤心欲绝,差点哭瞎了双眼。

李某说,自己与丈夫感情深厚。丈夫去世后,她三四天未进水米,也未上床休息过半刻。至今,她仍将丈夫日常穿着的衣服及使用的靠垫放在床上,仍从自己惯常的一侧上床。每天回家,习惯性地对着挂在墙上的丈夫照片说话。

让李某难过的是,年过九旬的公公还需要人照料生活起居。吃饭什么的都好办,但洗澡这件事却让她非常为难。丈夫在世时,洗澡自然是他负责。现在丈夫去世了,给公公洗澡的任务就落在了李某的肩上。

李某说,每次想到要给公公洗澡就犯愁。夏天天热,每天要洗澡,她只好让公公穿着内衣坐在沐浴喷头下给他清洗,最后再让公公自行换衣。冬天,家中温度不够,要送公公到浴室洗澡,她就只能央求女婿或邻居帮忙。

李某说,每当这时候,她都忍不住痛诉,不是丈夫离世,怎么也轮不到她这个儿媳给公公洗澡啊。

说到动情处,李某又是一场嚎啕大哭,直哭得喉咙声哑,双眼红肿。

前几天,张某再次被司法拘留,执行法官仍在做工作,极力促成双方和解。李某这次来,估计与此有关。

没等我开口,一进门,李某就急忙大声告诉我,案子结掉了。我问怎么结的,李某叹口气,笑容也淡了下来:双方达成和解协议,张某给10万元,分3年付清,李某及家人放弃其他请求。

我忙问第一期有无给付,李某点点头,说今年的3.3万元已经给付完毕。我安慰李某,分期给付也可以,达成和解也算了了一桩心事。

李某苦笑,说自己并不在意这点钱。这倒是真话。李某一年的退休工资也有5万元左右,足够她生活。李某说,若是丈夫还在世,现在的工资起码七八千,张某的这点赔偿款又算得了什么呢。说着说着,李某的眼泪又来了。

我赶紧抽出几张面纸递过去。李某接过面纸,一边拭泪一边跟我说话。

李某说,女儿女婿都劝她好好保重身体。我也劝李某,凡事想开点,要好好生活才是对亡灵最大的告慰。李某微笑点头,说自己会好好活着。公公还健在,本应是丈夫这个做儿子的照料,丈夫不在了,她要替丈夫尽孝,照顾公公终老,否则以后无法向丈夫交代。

看着虽不停流泪却依然面带笑容的李某,我倍感心酸。言语的安慰是如此苍白无力。李某失去了亲密的爱人,赔偿款大幅缩水还迟迟不能到位,心中的伤痛只有她自己慢慢舔舐,而这种伤痛,将伴随她漫漫余生。

就让时间来抚平她心中的伤痕吧,祝愿她过好每一天?。ǖ笔氯司祷?/span>

 


香港白小姐马报【关闭窗口】
416| 318| 870| 189| 944| 522| 290| 172| 689| 737|